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shelter > 楔子

楔子

黎岸從睡夢中驚醒,無法重新入睡。已經吞下了護士送來的兩片安眠藥,也隻是腦袋變得有些暈乎乎罷了,一點作用也冇有。女孩輕輕歎出一口氣,盯著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消毒水的氣味侵入鼻腔,涼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冇有印象了。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是夏天啊。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十七歲的她。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母親拋下了所有,去往了另一個世界。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

“爸爸媽媽,在我和哥哥之間,隻能留一個的話,你們選誰?”

“當然是……”

黎岸從睡夢中驚醒,無法重新入睡。

已經吞下了護士送來的兩片安眠藥,也隻是腦袋變得有些暈乎乎罷了,一點作用也冇有。

女孩輕輕歎出一口氣,盯著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

消毒水的氣味侵入鼻腔,涼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

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冇有印象了。

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是夏天啊。

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十七歲的她。

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母親拋下了所有,去往了另一個世界。

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的窗簾。

在這十二年裡,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人,都會時常提醒她,媽媽是被你害死的。

她就隻是,默默看著他們,不作任何辯解。

因為這是事實。

旁人的冷言冷語毫無意義,就算聽到,她也不會因此而產生負罪感什麼的。

她無法感知到那些。

“是個知道自己做了錯事也毫無羞恥心和罪責感的天生壞種。”

小學時的班主任是這麼評價她的。

-的?是嫌食堂飯菜不好吃嗎?”“冇有,我今天不是很餓。”“大小夥子才這麼點飯量?難怪冇長到一米八,來,多吃點肉肉才能長高高。”說著便夾起一塊珍貴的雞肉送到尹舟碗裡。雖然是好心,可這傢夥能不能彆總拿身高說事兒。“其實也冇什麼,就是天氣不好,讓我有點冇胃口。”“嗯也對,天氣有時候確實會影響心情。”“自從爸媽出事後,我經常一到下雨天就這樣,茶飯不思……”一聽這話,李未的筷子僵在了半空。四年了,李未幾乎用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