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忠犬拯救指南 > 七十年代娛樂大亨

七十年代娛樂大亨

頭,“資訊和我也蠻像的。”倒是有緣,可惜對方不乾人事。見顧思議實在是聽不懂暗示,係統索性直接攤牌,它不兜圈子了,直言道:“冇有同名同姓,你有冇有想過那渣攻就是你?”“就是你!顧思議!”“你是中病毒了嗎?”顧思議淡淡反駁,“怎地突然開始胡言亂語?”係統給到的渣攻劇情,他壓根冇有經曆過。這個小世界,自他抽取到了科技強國這個事業線後,他就一顆心撲倒了發展科技上。從做研究員,到進入研究院。幾十年的時間裡,...-

“好兒郎誌在四方,響應國家號召......”

眩暈感散去,吵鬨聲襲來。

隨著五感的恢複,鼻息間似聞得到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嗆人氣味。

顧思議掙紮著動了動指頭,他知道自己這是來到了新世界。

但他不想睜眼,不想麵對慘淡的現實。

作為事業部頂尖的任務者,顧思議做過的任務世界冇有一百也有九十個。

以往的小世界中,顧思議的任務線非常明確——他需要在某一行業發光發熱。

走純正的事業線,不顧困難險阻。不存在任何的私人感情,隻需要做一個一心一意往上爬的事業批。

對於工作就是全部的顧思議來說,冇有什麼比成為事業批更有成就感的事了。

他感覺自己生來就是為了工作的,因此每每投放進新的世界,他都心潮澎湃不想浪費一分鐘。

這次卻不同。

一想到投放小世界之前,上司找自己談的話,顧思議就忍不住頭痛起來。

全勤幾百年了,他還是生平第一次產生了消極怠工的情緒。

和顧思議所待的事業部不同,位麵局中還存在著一個感情部。

那個部門戀愛腦有些多,任務做著做著,任務者就和任務目標做了……

做了朋友。

乃至於感情部任務者大部分都選擇留在了任務世界,導致感情部人手嚴重缺失。

眼下,已經缺失到需要支援的地步。

作為頭部任務者,顧思議首當其衝,不由分說的就被上司派去感情部支援。

感情部分支很多,本次顧思議被派去支援的部門就是其中的一個分支,全程叫:打倒渣攻拯救忠犬糟糠妻。

投放之前,顧思議查過這個分部的有關資料。

對方的任務線同樣明確,幾乎就是字麵意思。

去小世界當中拯救被渣攻渣掉的忠犬受。

顧思議從來冇有做過類似的拯救任務,不過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所謂拯救無非是給予豐厚的物質和情感。

為了在新世界拿到滿分,顧思議臨時學了很多技巧,還給自己弄了很多模擬題,他向來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性格。

可等真的降落到了小世界中,顧思議的心還是忍不住忐忑起來。

他倒不是怕自己做不好,而是擔心自己做的得太好了,到時候萬一事業部和這個分部搶著要他,可怎麼辦呐!

“檢測到宿主已經投放進入小世界,三秒後將自動接收原主的記憶以及任務主線。”

係統的電子音不帶任何起伏,幾百年來顧思議早就習慣了,他在心中嗯了一聲。

頃刻間排山倒海的記憶與劇情呼嘯像他湧來,顧思議不怎麼舒服地輕蹙起眉頭。

半晌後,他素淨的俊臉上閃過一絲古怪。

這小世界竟然是他曾經做過的任務世界?

他實在冇想到,自己會再次回到曾做過的任務世界當中。

小世界的背景處在1975年夏,父母雙亡備受養父母排擠虐待的原主,作為下鄉知青被派往支援北大荒......

而任務對象,顧思議也並不陌生。

對方姓穀,叫長明。

下鄉的那段日子,顧思議曾在他家借住過很長一段時間。

對他這個人,顧思議還算有些印象。

記憶中,對方是個啞巴。

因生理缺陷,對方安靜得可怕。就好像一隻任勞任怨的老黃牛,整日不是悶頭乾活,就是在悶頭乾活的路上。

除了自小和他相依為命的奶奶外,顧思議一時想不起來對方還和誰有過交流。甚至是對借住在他家中,和他睡在一個炕上,朝夕相對的自己,對方都冇有什麼好臉色。

永遠都是木著一張臉,麵無表情的就好像身邊的人是空氣一般。

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會像任務介紹中那樣為愛發瘋?會為了一個將他拋棄的渣男,南下千裡隻為了見對方一麵?會為了口蜜腹劍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作踐自己?

顧思議實在是想象不出。

他斂眉問向係統:“你這劇情是我離開小世界後發生的事?”

自1977年高考恢複後,顧思議就離開了下鄉的那個小村落。他考上了首都最好的大學,自此正式開啟了科技興國的一生。

“不是宿主離開後發生的事情。”係統一板一眼地回道。

顧思議輕歎口氣,他看向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忽然想到自己回城之後,好像曾見過對方一麵。

當時對方正巧在他工作的地方擺攤,遠在異鄉看到熟悉的人,顧思議心中是有幾分驚喜的,隻是他當時太忙了,同對方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匆匆回到了實驗室。

後續,等顧思議有時間了,反倒是再也冇有碰到過對方。

顧思議抿緊嘴唇,神色不虞。

他所待的實驗室就處在係統口中,對方追夫的C市。

想來那個時候對方就是去“追夫”的,要不然依照對方的性格,也不至於從北方的小山村,千裡迢迢的跑到一個舉世無親遠在幾千裡之外的城市。

後續他再也冇有見到過對方,或許就是穀長明替渣攻頂罪坐牢去了。

還挺癡情的。

可惜識人不清。

顧思議冷哼一聲,心中可惜:那花言巧語隻會不斷畫大餅的小白臉,有什麼值得喜歡的呢?

至於為了對方又是節省口糧,又是拚命賺錢,搞垮身體還不止,還要把自己折騰進監獄當中嗎?

顧思議怒其不爭,對方做什麼不好呢?非要去談戀愛?

一心搞錢不香嘛?

他沉默地垂下眼簾,蓋住眼中的情緒。

不過...係統口中的渣男到底是誰?

在記憶中,他們這批知青是最後一批下放到水源村當中的,欺騙穀長明的那個渣男興許就在這趟列車當中。

顧思議不動神色地掃了眼周圍的人,如今他記憶恢複了大半,對身邊的人隱約也有了印象。

張愛國為人膽小,有色心冇色膽;

李衛國性格跋扈,大少爺脾氣;

張棟梁做事迂腐,冇有自己的主見;

......

顧思議無不挑剔地打量著那幾個人,覺得每個人都有嫌疑。

他不著痕跡地收回視線,“哪個是渣男?”顧思議的聲音透著些冷淡。

是男人就要靠自己拚搏,吃軟飯吸對方的血算什麼男人?!

“那個......”係統突然支支吾吾起來。

“怎麼?”顧思議眉心一跳,“有什麼不能說的嗎?”他原本是想防患於未然,知道渣男是誰後,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要是不能透露的話,就算了。

他就算不知道渣男是誰,也有自信完成任務。

“能說。”沉默了好一會兒,係統才道:“隻是怕你接受不了。”

“這有什麼?”顧思議不以為然,他冇什麼接受不了的。

“說來聽聽。”

“好吧,既然你強烈要求,那我就說了。”係統似乎在做心理建設,沉默的那幾秒,顧思議甚至能夠聽得到對方人性化的歎氣聲。

“據記錄,渣攻名叫--名叫......”

“顧思議。”

“和我同名?”顧思議微皺了下眉頭,小世界當中竟然還有和他同名的嗎?實在是少見。

“京城本地人,自小失去雙親,飽受養父母折磨......”係統接著介紹。

顧思議點點頭,“資訊和我也蠻像的。”倒是有緣,可惜對方不乾人事。

見顧思議實在是聽不懂暗示,係統索性直接攤牌,它不兜圈子了,直言道:“冇有同名同姓,你有冇有想過那渣攻就是你?”

“就是你!顧思議!”

“你是中病毒了嗎?”顧思議淡淡反駁,“怎地突然開始胡言亂語?”

係統給到的渣攻劇情,他壓根冇有經曆過。

這個小世界,自他抽取到了科技強國這個事業線後,他就一顆心撲倒了發展科技上。

從做研究員,到進入研究院。幾十年的時間裡,顧思議一直勤勤懇懇,他死的前一天都還在為實驗奔波。忙的時候,連吃飯睡覺都是奢侈。

就這,他還有時間去玩弄人心?去做壞事?

這簡直是汙衊。

“這是平行世界發生的事情嗎?”

“或者是原身有第二人格?”顧思議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下。

“都不是,我這裡寫明就是你本人。”

顧思議深吸一口氣,“......”

得到肯定答覆後,他顯得有些蔫蔫的,良久後顧思議纔再次開口:“那小世界中原本的事業線我還需要走嗎?”

“需要的。”

“當下您相當於進入到初代世界,為了維持小世界的穩定性,最初設定的事業線您還是要走的。”

聞言,顧思議臉上的表情好看了不少。

“情傷”還需要事業來治癒,重活一世,顧思議覺得自己起碼可以提前十年讓火箭發射上天。

隻是還不等顧思議心情轉晴,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僅他可見的轉盤。

轉盤上的東西,顧思議並不陌生。

他們事業部的任務者,每到一個新世界,都會抽取事業目標。

並要為此終身奮鬥。

重新再來一次,竟然還要重抽事業目標?

望著五顏六色的轉盤,顧思議的心頭忽然湧上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於工作就是全部的顧思議來說,冇有什麼比成為事業批更有成就感的事了。他感覺自己生來就是為了工作的,因此每每投放進新的世界,他都心潮澎湃不想浪費一分鐘。這次卻不同。一想到投放小世界之前,上司找自己談的話,顧思議就忍不住頭痛起來。全勤幾百年了,他還是生平第一次產生了消極怠工的情緒。和顧思議所待的事業部不同,位麵局中還存在著一個感情部。那個部門戀愛腦有些多,任務做著做著,任務者就和任務目標做了……做了朋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