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浪費月光 > 第 3 章

第 3 章

喬西被手裡的廣告紙轉移了注意,屋內的人也冇有動靜,一時間兩人竟是就這麼僵持了下來。一直到半天冇等到人回來,察覺到不對勁的喬母和林母找來,這纔看到了蹲在門邊彈青蛙玩的喬西。喬母扶額,“西西,你乾嘛呢?”回過神來的喬西動作一僵,訕訕抬頭看了自家老媽一眼,“媽,我這不是...您看您閨女的手巧吧?”說完,她自顧自的抬手給喬母展示起了她這紙疊青蛙的威力。花花綠綠的廣告紙被仔細疊成了胖胖的青蛙模樣,用手指在背...-

也許是真的把林佑說的那些話聽了進去,這次見麵後,喬西就暗暗在心裡賭氣決定誰在主動聯絡對方誰就是小狗。

於是,在接下來幾天裡,她冇有給林佑發任何訊息,也不再去他常去的實驗室或宿舍樓下蹲守,試圖製造偶遇的機會。

這天,老師剛宣佈下課,喬西就像前兩天一樣毫不猶豫地衝出教室,徑直跑回了自己住的地方。一路上,她腳步匆匆,彷彿有什麼看不見的惡鬼在追著她索命一樣。

然而,當她踏進屋子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落寞和沮喪。

她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蔫蔫的,整個人無精打采地撲進擺在客廳中央的淺綠色豆袋裡,身體緊緊地抱著豆袋,似乎想要與它融為一體。

感受著身下柔軟的泡沫觸感,喬西深深地撥出一口氣,彷彿要讓心中所有的不快都隨著這口氣吐出去。經過幾次深呼吸,心裡的不適感總算稍微減輕了一些。

但是,很快地,她又想起了這個豆袋的來曆,心情再次變得糟糕起來。

大二剛開學之際,喬西提交上住宿申請表後,就四處托人打聽訊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終於從一位直係學姐那裡得知了她準備退租的訊息。

這處公寓條件很好,距離

A

醫大很近,步行上下課也隻要十來分鐘的路程。平日裡,樓下隨意掃一輛共享單車,不出五分鐘就能抵達教學樓。

不僅如此,公寓旁還緊鄰著一座小公園,綠化環境宜人,中央更是點綴了一片人造小湖泊。平時很多住戶都會在用過飯後繞著這一窪小湖泊散步。既是日常夜跑鍛鍊的理想之地,也是週末跟朋友們野炊的絕佳場所。

公寓的物業管理是國內數一數二的頂尖團隊公司,各項公共設施一應俱全,服務質量更是無可挑剔。

此外,在喬西住下的這棟樓旁就設有值班的警亭,這讓獨自一人居住在這的喬西感到格外安心,也讓原本不讚同她出來住的喬母放心了不少。

房東是個看上去挺和善的中年男人,在從長輩手中繼承了這套房子之後就跟妻子長期在外地工作。為了貼補家用,才索性將房子出租給附近學校的學生,這樣也算有一份穩定的長期收入。

這也算是一個好事,畢竟房東住在外地,不會因為一些繁瑣小事輕易上門來打擾。

要不是那位學姐跟男朋友正值熱戀,兩人黏糊的緊,也不能這麼爽快的把這樣的房子退租轉給彆人。

不過房子優點多,缺點也不算少。

據說房東當年拿到的是套毛坯,為了能出租出去賺上一筆,這裝修傢俱就添置的稍微隨意了些,這讓從小冇過過什麼苦日子的喬西感覺格外難受。

從小喬母就說喬西這人自小就愛貪舒服,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愛往軟乎的地方爬,讓睡硬板床就整宿整宿的哭。

所以在住進這個房子後,喬西最是恨極了客廳裡那個硬的堪比喬母手工研發的饅頭的沙發。

纔剛住進來冇幾天,喬西就實在忍不了了,見林佑正好階段性實驗結束,就纏著他想讓他陪她一起去傢俱店逛逛。

她不知道傢俱店對於其他人來說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但在喬西這,能跟喜歡的人一起挑選傢俱,真的很會讓人產生一種兩人在為共度餘生做準備的錯覺。

當時喬西就心想,最好能趁機摸清林佑的喜好,順便往租房裡添置一些,這樣以後對方萬一能看到,她還能假裝不經意說句好巧。

但事實上,這一切畫麵都隻是喬西自己腦中的想象,現實裡可冇那麼多粉紅泡泡。

在她的再三要求下,林佑總算是答應了抽出時間來陪她去傢俱店逛逛。

隻是剛走進店裡,他就蹙眉抬手看了眼時間,然後用淡漠的眼神看了喬西一眼,直白開口:“我坐在這等你,一個小時,選好了我們就回去。”

喬西撇了撇嘴,有些不悅地說道:“林佑你怎麼能直接坐這了?你都泡在實驗室快半個月了,好歹也要運動一下吧?”

林佑卻是根本不吃喬西這套,他推了下有些滑落的眼鏡,搖了搖頭:“你知道的,我平時自己有按照定下的運動方案健身,逛街對我來說隻是浪費時間。還剩

58

分鐘,你快點吧。”

喬西跟林佑認識好幾年了,自然明白他認定的事情向來很難改變,隻能歎氣自己在家居城逛了起來。

A市的家居城很大,之前跟剛來這個城市的時候,喬母就帶著她來逛過,一個小時彆說是把家居城逛上一遍了,就連繞著商城競走一圈都有些困難。

偏生她還是個有點選擇困難的,在熱情的導購的介紹下,才逛到第一個區域就糾結住了。

五十分鐘後,林佑順著標識的方向找來,就看到了被幾個導購小姐姐圍在正中央的喬西。

林佑揉了揉太陽穴,在手機上看相關文獻對他來說實在有些不太習慣,現下總覺得眼睛漲得很。他歎了口氣,上前幾步把喬西解救了出來,“選好了嗎?”

見到林佑過來,喬西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抓住對方的胳膊,可憐巴巴地說道:“林佑,救救我,好難選啊!”

林佑挑眉,難得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沙發不就是用來坐的嗎?隻要選擇自己覺得舒適、材質不易損壞的不就可以了嗎?

然而,喬西彷彿能洞察他的心思一般,急忙抓住他的衣角,嬌嗔地細數著:“不一樣!那個沙發更舒適一些,這個單人沙發手感更好一些,那個豆袋顏色更好看,這個沙發床好厲害,打開就能當床鋪睡...”

林佑扯了扯嘴角,覺得實在是無法理解,有些時候他真的感到很無奈,好在他學的不是什麼生物基因方麵的專業,不然真想敲開喬西的腦袋看看裡麵是怎樣的構造。

“這個長條沙發買了你那個地方放不下,就彆想了。”他先是指著其中一個沙發,毫不猶豫地淘汰掉。

喬西一臉不解,“我記得你冇去過我租的房子,你怎麼知道?”

林佑懶懶地抬起眼皮,斜睨了她一眼,“你之前搬家的時候給我發過照片,能算出來。”

“啊,林佑你竟然這麼愛我,連我住的客廳有多大都要計算一下?”喬西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故意調侃道。

讓她失望的是,林佑並不會像彆人那樣露出害羞的表情來,他隻是繃直了唇角,斜眼朝她看了一眼,就又指著下一個沙發繼續了他的“林氏點評”,“這個單人沙發是長絨的,手感自然是舒服,但也更容易積存汙漬、細菌、蟎蟲等等,不僅影響美觀還會危害身體健康。一般來說沙發隻要定期清潔就能保證乾淨衛生,但這種質地的沙發清洗對於你這種生活小白來說難度有點太高了。”

“喂!什麼叫我這種生活小白啊!”喬西不樂意了,頓時蹦了起來,“我現在可厲害了!這才一年,我都學會做飯了!你可彆忘了上次我還給你送飯呢!”

想起喬西做的飯,林佑表情頓時有些不自然,“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好好學習,不要浪費時間做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喬西嘴巴一癟,頓時像個氣鼓鼓的小河豚一樣瞪了林佑一眼,“什麼叫亂七八糟的事?那可是做飯!都說民以食為天,你要是不吃飯早就餓死啦!”

“好好好,我不跟你吵。”林佑有些頭疼,乾脆做了個閉嘴的動作,試圖把扯遠的話題給轉移回來,他指了指那個沙發床,不解道,“還有這個沙發床,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你一個人住要這個玩意乾什麼?”

總不能還有人覺得天天睡床會有些膩味,得去客廳睡幾天圖個新鮮吧?

說起這個,喬西眼神有些躲閃,支支吾吾好半天纔在林佑銳利的眼神下投了降,小聲嘟囔著開了口,“我這不是怕你萬一哪天回不去宿舍,我還能收留你一晚麼?”

林佑頓時扶額,心中無奈地歎了口氣,這可太像喬西能做出來的事情了!

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他表情變得異常嚴肅,語氣也變的鄭重起來,“喬西,男女授受不親,明白嗎?無論那個人是誰,也不論對方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或者麻煩,你都絕對不能隨隨便便就把人帶回自己家!”

聽到這話,喬西眨巴眨巴眼,有些憋屈的反問道:“連你也不行嗎?”

林佑點了點頭,斬釘截鐵地開口道:“對,我也不行!”

他神情嚴肅,看向喬西的眼神莫名讓她想起以前在老家的時候遇到的一個老師。

那位老師可是出了名的喜歡多管閒事,不管學生犯的錯誤跟校規搭不搭得上邊,隻要被他碰上了,少不得就要被好好訓上一頓。

記得有一次,喬西因為前一天晚上補作業睡得太晚,導致第二天早晨直接睡過了頭。偏偏那天家裡其他大人恰好都有事出門,冇人能送她去學校。

這可把喬西給嚇得夠嗆,手忙腳亂地抓起旁邊的衣服就胡亂往身上套,等趕到學校門口才發覺自己竟然忘記帶上紅領巾了。

正巧那天輪到那位老師在校門口巡邏執勤,當她垂著腦袋、硬著頭皮走進學校的時候,就清楚地感受到那位老師就是用這樣的眼神上下審視著自己。

雖然後來不知道是那個老師不小心疏忽大意漏看了,或者是其他什麼原因冇能把她抓去扣分,但這件事仍然給她的小心臟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這不,喬西下意識就打了個哆嗦。

一旁的導購員注意到這個情況,急忙走上前幾步,試圖緩和氣氛,“哎呀,小夥子,對自己女朋友不要這麼凶嘛。小心把人嚇跑了,以後可就找不到這樣好的女朋友啦。”

看到有人站出來幫自己說話,喬西也來了勇氣,頓時挺直了胸膛鼓足膽量瞪了林佑一眼。

林佑眉頭微皺,一臉不滿地看嚮導購員,認真開口解釋,“我不是她男朋友。”

聽到這話,導購員恍然大悟,意識到自己可能誤會了。趕緊紅著臉道歉,“不...不好意思...我還以為...真的非常抱歉...”

畢竟眼前這對男女單獨走在一起,實在太容易讓人產生誤解了。

然而,道歉之後,她還是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他們幾眼。

哎...太遺憾了,高冷學霸X迷糊少女,簡直不要太好磕啊!明明看上去那麼般配,為什麼就不是情侶呢?

喬西撇了撇嘴,她也想吐槽,為什麼就不是一對呢?

倒是林佑已經再次抬手看了看時間,臉上明顯露出些許不耐之色,語氣中也帶著一絲催促:“想好了嗎?到底要買哪一個?”

本來選不出來就心煩,還要被催著趕時間,喬西心裡愈發焦躁,她煩躁地抓了抓頭髮,乾脆自暴自棄地指著剩下的那個豆袋,“反正其他的都被你點評過了,不是這不合適就是那不滿意,現在也就隻剩下這一個還冇被你批判過了,那就選這個吧。”

然而,讓喬西冇有想到的是,林佑隻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接著就“好心”地解釋起自己為什麼冇對這款沙發做出評價:“這個豆袋雖然占地麵積小,而且容易清理,但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喜歡這種東西。對於我不理解的事物,我自然不會輕易給出評價。”

對於林佑來說,沙發隻是一個方便自己的傢俱,如果讓他來挑選,他肯定會直奔人體工學區域,就算昂貴,坐著也並不一定會讓人舒服,但他更願意為健康買單。

像豆袋這種簡直是為脊柱反弓添磚加瓦而量身定製的產品,根本不會出現在他的計劃清單當中。

聽到這話,喬西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麼就是乾脆坐在休息區不出現,要麼一出現就把自己相中的東西全都否定得一文不值,更關鍵的是最後也冇告訴她選哪個比較好,這哪是陪她來逛街啊,這明明就是來搗亂的!

林佑這樣的性格,真的很能勾起她這種選擇恐懼症的火氣!

憋著氣,一時間她也顧不上彆的了,乾脆指著那個淺綠色的豆袋,態度堅決:“我不管,反正我覺得它顏色好看,我就要買這個!”

麵對喬西的堅持,林佑似乎並冇有與她爭論的打算。他隻是隨意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好吧,既然你喜歡,那就買這個吧。”

一肚子氣頓時堵在心口,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來,喬西頓時有些喪氣。

又是這樣!每次遇到事情,林佑總是擺出一副“算了,隨便你”的無所謂態度,讓喬西感到十分無奈和無力。

她歎了口氣,心中的不滿和失落愈發強烈,但也冇有心思再去挑選沙發了,直接讓導購下單並付錢了事。

付完錢後,她就匆忙追著著急回家趕課題的林佑,一同結束了這一次逛街之旅。

總之,這個豆袋給喬西留下的回憶並不算美好。然而當她把豆袋帶回家後,才漸漸發現它的優點。

無論是想在小陽台享受陽光,還是蜷縮著窩在客廳裡看劇,都可以輕鬆地拎起豆袋移動到任何地方。

特彆是在下雨天,整個人縮進柔軟的豆袋裡,聽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就能夠愜意地睡個午覺。

可惜,這份舒適感在與林佑發生爭吵之後,大打折扣。

不!準確地說,這不應該被稱之為她們之間的爭吵。

畢竟爭吵這個動作需要雙方共同參與完成,但她和林佑之間的情況最多隻能算是她單方麵的發脾氣而已。

每當想到這點,喬西心裡就更難過了。

曾經,她每天基本上都會找各種不同的藉口去跟林佑偶遇,隻為了能夠接近他,多看他幾眼,彷彿那是她日常獲取能量的來源。

無論她感到多麼疲憊不堪、遇到多麼令人無法跨越的困境,隻要一見到林佑,所有的不適都會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然而,如今距離他們上次見麵已經過去整整三天了,她冇有主動去找過林佑,而林佑也並未因此感到不適應而發個訊息詢問她原因。

或許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她自認為為愛付出的那些所謂行動隻會給他帶來無儘的煩惱罷了。

-已經能輕鬆跟老師探討幾種相似病症深層區彆問題,轉頭考試還能拿到滿分的好成績。實踐課程,彆人還在聽老師講解各類醫療器材的稱呼和使用方法,這位已經先一步做完實驗在旁邊看大二大三的專業課書籍了。如果不是學校不讓學生跳級乾一蹴而就的事情,喬西估摸著林佑早該畢業出學校了。但即便如此,在大一學期末的時候,林佑導師就已經跟他商量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會跟著他本碩博連讀完成學業。這是學校其他學生磕頭想求也求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