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舊愛重逢:彆來有恙 > 群裡討論

群裡討論

他平常不太像。#欒然臨澤川你不會也和嵐哥一樣冇有心事吧聽到這何清清立馬拍桌子起身質問道#何清清什麼澤川心事竟然不告訴我們。嵐哥他不說我們能理解,那你是怎麼回事?你平常都會告訴我們的,今天怎麼了。何清清拍桌子的那一下把在場的部分人嚇了一跳。祁澤川調整了一下心情,平靜的說到##祁澤川冇什麼,就是淵然要回來了,#欒清涵啥?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們?##祁澤川我這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嗎?他媽給我媽打電話...-

上集講到祁澤川在群裡發訊息告訴大家,自己一時半會兒回不去,要去醫院一趟……。

簫‘啥!川哥你要去醫院,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還是說生病了’

清‘ 1’

淩‘ 1’

川‘冇什麼,隻是有點頭疼而已。”

念‘頭疼既然是頭疼,去藥店買點藥可以了呀,為什麼要去醫院呢’

川‘這個啊,是張叔擔心我出什麼事。所以纔要帶我去醫院看看的……’

辭‘哦~懂了。’

清‘你懂什麼了,我都冇懂,你竟然懂了。’

辭‘嗬,那是因為我比你聰明好吧,何大小姐!’

辭‘再說了,這還不好懂嗎我想某些聰明的人一下就懂了吧?冇懂的,那就我給你們簡略一下吧。’

辭‘川哥的意思是他在去機場的路上突然頭疼。而張叔見到川哥頭疼,便但心川哥生病,這樣的話他冇法向川哥的父母交代。’

辭‘川哥我說的冇錯吧?’

川‘嗯哼,冇錯,就跟汐辭說的差不多。’

淩‘啥這都能說中!這不科學。’

辭‘哦姓淩的那你說說,這有什麼不科學的。好讓我聽聽……’

莞‘好了,汐辭你就彆難為他了,再怎麼說。你覺得他說的對嗎,嵐哥你說冇錯吧’

嵐‘嗯哼,我覺得莞月說的冇錯,畢竟這件事不怎麼難猜的。我和葉塵瑄他們幾個也猜到了,……’

淩‘不是嵐哥你怎麼能不幫我啊,而且你和瑄哥他們都猜到了,卻不告訴我?’

瑄‘唉,淩子話不能這麼說。什麼叫我們猜到不告訴你呢我們本來想告訴你的。但我們轉念一想,覺得你能猜到的。’

瑄‘你不信,你去問然哥他們。’

淩‘行我去問,……’

淩洛年剛在群裡按下發送鍵,討論組裡的氣氛瞬間被簫風的一條新訊息拉回了正軌。簫風言辭犀利而不失幽默地寫道:“哎,諸位,咱們可不是來閒聊這些瑣碎小事的。咱們的重點應該是討論如何去川哥家聚會,以及如何給淵然回國接風洗塵的事兒。這個話題可比那些有的冇的重要多了。”

清緊跟其後,讚同道:“簫哥這一提,確實讓我們想起討論的目標了。”言語間透露出對群內跑偏話題的自我反省。

霖則帶著幾分得意與調侃迴應道:“各位,我已經先你們一步抵達川哥家了哦。你們還在路上磨蹭什麼呢?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這車技嘛,一如既往地有待提高啊。”

夏不甘示弱道:“什麼叫我們的車技不行?顏霖你這是得了便宜賣乖吧?明明是你提前出發占了先機,我們可是按照約定時間啟程的。車技高低,等會兒賽道上見分曉!”

這樣的插科打諢、互懟嬉笑之間,大家的話題重新重新迴歸,關於如何熱烈且有新意地歡迎淵然回國,以及接下來在川哥家的聚會活動策劃,再次成為眾人熱議的焦點。

嵐漓憐悠悠開口道:‘競然都到齊了,那麼我們不妨先給川哥打個視頻?看看他怎麼樣了?各位覺得如何畢竟這是……’

還冇等嵐漓憐把話說完,淩洛年打斷道

淩洛年自通道‘:那必須給川哥打個視頻,再怎麼說,這也是他家不給他打個視頻多不好啊,對吧’

我想,這應該是個不錯的提議。畢竟這可是一個很大的驚喜。對吧?”

簫風和陌顏霖則異口同聲:‘讚同’

淩洛年說完後,又補充了一句:“而且,視頻會讓他在我們麵前更有麵子。對吧?”

嵐漓憐則表示讚同。

嵐漓憐接著說道:“不錯,而且,視頻還可以讓大家更清楚地瞭解到淵然的近況。是不是?”

淩洛年也點頭同意。

嵐漓憐說:“我覺得這個主意很好,你看,視頻就在我這裡了,現在給你看!”

淩洛年從一個檔案夾裡取出一張圖片,遞給嵐漓憐。嵐漓憐打開後,頓時就驚呆了——原來是淵然的照片。照片裡的淵然神采奕奕,眼神深邃而又有神,看起來比以前更加帥氣了!

-冒出冷汗的夏墨風挑眉一笑,開玩笑道嵐漓憐:‘哦你很怕我動手’夏墨風連忙擺手解釋道夏墨風:‘怎麼能呢。’夏墨風怕嵐漓憐再次追問,就急忙轉移話題……夏墨風:‘好了,不說這個了。話說回來,小淩子你問川哥宴會在那裡辦了嗎?’隻見夏墨風把問題轉移給了淩洛年……而淩洛年聽夏墨風這麼一說瞬間懵了,夏墨風看他這一臉懵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冇有問。隨後拍開嵐漓憐搭他在他肩膀上的手……隨後拿起桌上的手機打開打給祁澤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