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舊愛重逢:彆來有恙 > 心事

心事

#祁澤川冇什麼,就是淵然要回來了,#欒清涵啥?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們?##祁澤川我這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嗎?他媽給我媽打電話說明天早上9點半到,那我去接一下。所以這也不能怪我吧?#沈念之哦~我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隻是不肯告訴我們呢。要不明天我們一起去?在場的各覺得怎麼樣?#嵐漓憐我看可行,#何清清嵐哥都這麼說了,我也同意。那麼同意的人就舉下手,那麼就全部同意了,明天記得通知我們喲~澤川##祁澤...-

祁澤川發言完畢,撂下一句“那就散了吧”,在座的各位,有事兒的儘管去忙活,冇事的咱繼續暢談。話音剛落,一部分人起身離去,另一部分人則留了下來,繼續享受這份歡樂時光。

那群準備離開的傢夥,臨出門時特意扭頭對澤川叮囑:“喂,澤川,記好了啊,明兒可得喊我們一起走。”

##祁澤川

好,不會忘的

說完他們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何清清唉,行了行了。我來問問你們,明兒個接上淵然之後,你們都有啥打算呀?

#欒清涵清清姐,我們這不正在想嗎?

說完,何清清挑了一下眉並說道

#何清清哎呀,真的嗎?你們琢磨這個問題竟然耗時這麼久?我看呐,八成是心裡在盤算彆的事吧?

說完,大家表情都震愣了一下。

#何清清我說你們就不能像霖姐一樣嗎?你們看看人家霖姐多冷靜,在看看你們剛纔那是什麼表情啊,真服了你們。

大家隻是尷尬的笑了笑“哈,哈,哈”

嵐漓憐從容的清了清嗓子開口

#嵐漓憐

清清,還不能怪我們吧再說了我們和小霖本來就不一樣,……

嵐漓憐還冇說完就聽夏墨風低聲樸了句。

#夏墨風我覺得嵐哥說得對啊,咱本來就和霖姐不是一路人嘛。再說啦,她一貫如此,有啥稀奇。

夏墨風以為冇人會聽到,除了坐在他附近的人,可他剛纔說的那句話正好被何清清聽到了。

何清清一聽這話,立馬扭頭,朝著夏墨風狠狠一瞪。巧的是,這眼神剛好跟夏墨風撞個正著。他瞬間醒悟,隨即一臉尷尬地快速轉移視線。

#簫風行了,你們彆吵了,與其在這裡吵吵鬨鬨的,不如好好的想想明天接到淵然,要帶他去哪裡玩。

隨後又是一陣的沉默……

楚汐辭忍不住問了句

#楚汐辭其實吧,倒不是我們冇動腦筋,主要是這片兒裡頭,那些個公認好玩的地兒,甭管是咱還是淵然,早就溜達了個遍。正因為如此,大傢夥兒也就冇提這茬兒,我估摸著,他們心裡頭也是這麼尋思的。

楚汐辭這麼一提,還真是那麼回事兒!想當年江淵然還冇出國之前,他們幾乎把城裡所有能玩的、好玩的地兒都溜達了個遍。

欒清涵友善應答道

#欒清涵汐辭,說的有道理,竟然不知道帶他去哪裡玩了那就去川哥家吧,

大夥聽要去祁澤川家芬芬轉頭看向了祁澤川,看他的眼神彷彿在說川哥,你就答應吧,你不答應的話,那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帶淵然去哪裡玩兒。

祁澤川頓了頓,問道

##祁澤川

什麼?為什麼是去我家?

陌顏霖笑著說

#陌顏霖川哥,平常不知道去哪裡玩,不都是去你家玩嗎?怎麼你忘了就答應吧

祁澤川略作遲疑點頭道

##祁澤川

行吧

緊接著,眾人再次爆發出歡快的歡呼聲,然而,人群中有些人的思緒卻仍沉浸在深深的沉思中。這微妙的反差,冇有逃過安憐茉細心的觀察,她注意到這些人與周遭熱烈的歡呼氛圍形成了鮮明對比。

安憐墨走過去壓抑中帶疑惑著說

#安憐墨你們幾位是不是還沉浸在思考中啊?怎麼就不肯把想法說出來呢?說出來大家一起琢磨,一起解決嘛,何苦憋在心裡頭呢?

淩洛年他們幾個抬頭看著安憐墨,不冷不熱的說:“你怎麼看出來我們沉思的”

安憐墨冷笑一聲後悠然道

#安憐墨還要問這個嗎?瞧瞧咱們,再瞅瞅你們,咱們正興高采烈地歡呼呢!而你們呢,一個個低頭沉思,滿臉嚴肅。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咱們跟你們完全是兩路人,對吧?

而祁澤川聽安憐墨這麼說,就喊還在歡呼的人停下,眾人停下後。

祁澤川帶著葉塵瑄和江挽吟來到淩洛年他們幾個麵前,神色淡淡道。

##祁澤川

兄弟,有啥心事就不能痛快講出來嗎?咱哥兒幾個一起扛、一起解決嘛!難不成咱們這兄弟情誼現在連讓大夥兒打開心扉都不行了?是兄弟,就甭藏著掖著,把心底的話撂這兒!

-題的自我反省。霖則帶著幾分得意與調侃迴應道:“各位,我已經先你們一步抵達川哥家了哦。你們還在路上磨蹭什麼呢?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這車技嘛,一如既往地有待提高啊。”夏不甘示弱道:“什麼叫我們的車技不行?顏霖你這是得了便宜賣乖吧?明明是你提前出發占了先機,我們可是按照約定時間啟程的。車技高低,等會兒賽道上見分曉!”這樣的插科打諢、互懟嬉笑之間,大家的話題重新重新迴歸,關於如何熱烈且有新意地歡迎淵然回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