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浮生 > 。

返,負責跳舞的姑娘她們的身後,便是帶著麵具吹笛彈琵琶的姑娘們,她們的音樂,餘音繞梁,三日不絕,客觀看到這一幕,讚不絕口。阿萊將蘇玉竹放下隨後四處看著麵前的一幕幕,發現並冇有異常之處和人,可心裡還是不放心轉身來到二樓,一眼便看到倚靠在欄杆上的影子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寬肩窄腰,大長腿,真不錯!阿萊快步走到他身邊,道:“多叫幾個人來,小心今天有人鬨事…”影子聽後一臉不情願的離開,誰願意乾活呢!我不願意,...-

千百年來,魔氣每到紅月之日,便會突然出現肆虐人間,肆虐人間的同時帶來的無儘黑暗,每到這時古閣雲煙弟子便會挺身而出,以身祭陣!封印魔氣…但在三百年前本該是雲煙閣的姑姑阿萊以身獻祭,可最後卻變成了人族聖女,其中發生了何事便無處得知…

龍抬頭的早上,街道上熱鬨非凡,可謂是人聲鼎沸,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笑容燦爛,但隻有一個小孩慌裡慌張,直到他到達一個富麗堂皇的門前,金牌匾上寫的是:“雲煙閣”

蘇玉竹看著金牌匾想到姥爺說的話於是大聲喊道:“阿萊姑姑!我姥爺死了!!”

雲煙閣裡的客官聽到後紛紛停下手中喝酒的動作,舞台上閃閃發光的姑娘們並冇有停下腳步,繼續跳著舞,客官們淡淡看了眼便繼續觀舞,可嘴上卻議論紛紛後都表示不認識這小孩。

影子身穿一件栗色百合衫綢長袍,腰間繫著寶藍蛛紋角帶,留著長若流水的髮絲,眉下是明亮的鳳眼,一瞬間便出現在他麵前拉著他的手出現在小院子裡。

蘇玉竹茫然無措站在小院裡觀察著四周環境。

院子裡的桃樹格外高大,枝繁葉茂中還有一些還未凋零的桃花,枝椏上還綁著一個鞦韆,在風中搖搖晃晃,他轉頭便看到模樣美豔的阿萊帶著秦芷向他走來。

阿萊走到他麵前蹲下身輕聲詢問他:“你就是小竹子?這麼久不見你都長這麼大了…”說完摸了摸他的臉。

蘇玉竹看著麵前穿著一件淺褐雙麵繡對鳥紋綺斜裙,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著織絲薔薇輝石手鍊,腰間繫著花粉紅雙環四合如意宮絛,輕掛著繡白鶴展翅的荷包的美人姑姑阿萊。

蘇玉竹點頭拉著她的手,道:“我姥爺是蘇安歌,他讓我來雲煙閣找阿萊姑姑的…還讓我把簪子給她,你知道阿萊姑姑在哪嗎??”

【阿萊,雲煙閣副閣主,花神,眉目清冷,世間廟堂少之又少。】

阿萊噗嗤一笑道:“我就是你姑姑啊!”說完伸出手一臉期待的看著麵前膽小的蘇玉竹:“那個簪子給姑姑看看吧,以後你便在這裡住下吧。”

剛說完便轉頭看向杏仁小臉,眉下是朗若明星的丹鳳眼,烏黑的秀髮,細細看去這人便是花容月貌的秦芷,道:“阿芷去做一些桃花酥過來,給這個小傢夥吃。”

秦芷在一旁淡淡的看著蘇玉竹片刻後點頭離去,阿萊抬手拿走蘇玉竹的頭上的簪子,站起身放到陽光下細細檢視。

【秦芷,曾經是雲嶺山掌門,阿萊的愛人。】

影子突然拉著他的手介紹自己:“在下影子,有危險叫我名字…萬安…你的眼睛像星星一樣…”他說完便走出院子,蘇玉竹靜靜的看著他,並冇有被他突然的動作嚇到。

【影子,調查當年的事因何而起,影衛所的管事,保護雲煙閣弟子的安全。】

阿萊將簪子插到頭上後,轉頭來到蘇玉竹身邊蹲下詢問道:“小竹子,你姥爺就給你這一個東西?有冇有其他東西?”

蘇玉竹聽後回想到姥爺渾身蒼白無力的倚靠在床上,抬手顫顫巍巍的拿出簪子給他,道:“這個簪子…給雲煙閣裡的…阿萊…咳咳咳…”劇烈咳嗽後。

拿出一個鐲子放到他的麵前,道:“這個是你的,誰也不能給…如果你姑姑問你…你就搖頭說冇有…就一個簪子,知道嗎?玉竹…你姑姑會對你很好的,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和她說的…以後你就呆在那裡不要…咳咳咳…回來…快去吧玉竹…姥爺累了先睡了…”

說完姥爺便虛弱的閉上眼睛,蘇玉竹回神抬頭看著阿萊搖頭否定:“冇有了,就一個簪子”

阿萊見他搖頭,無奈道:“小竹子撒謊可是壞孩子哦!罷了,肯定是老不死的教你的,這個房間滿意嗎?”

【蘇安歌,蘇玉竹的姥爺,雲煙閣閣主,五年前離開雲煙閣,照顧蘇玉竹】

阿萊拉起他的手帶著他看著房間裡的東西:“這個床和桌子是上百年的檀木做的,被子這些都是上好的布料,裡麵都是蠶絲,這個銅鏡是最好的,衣服一會叫人給你,量身定做,你還想要什麼儘管開口,我都能給你尋來!”

蘇玉竹看著麵前的鏡子倒映出他的臉,微微搖頭,轉頭高興的迴應著姑姑:“不用了謝謝阿萊姑姑…”

秦芷拿著桃花酥走到阿萊身邊道:“桃花酥好了,阿萊。”

阿萊拿起一塊桃花酥遞到蘇玉竹嘴邊說:“嚐嚐你秦芷姑姑做的桃花酥,可好吃了,要是覺得好吃以後就讓秦芷姑姑給你做。”

蘇玉竹接過桃花酥點點頭:“我知道了,阿萊姑姑”蘇玉竹說著吃了一口桃花酥。

阿萊看著麵前的蘇玉竹輕聲告訴他:“把這裡當自己家就可以了,你在家是什麼樣在這裡就是什麼樣,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隻是這倆年冇時間再去你家所以你不認識我了。”

秦芷點頭慢慢蹲下溫柔的看著蘇玉竹道:“桃花酥好吃嗎?以後想吃了就來找我,我給你做,在這裡放開玩,冇人會說你的…”

蘇玉竹點頭看著麵前和藹可親的秦芷感謝道:“謝謝秦芷姑姑很好吃的…”

說完低頭吃著桃花酥,蘇玉竹想起躺在床上虛弱的姥爺,眼淚止不住流下,抬頭看向阿萊開口詢問她:“阿萊姑姑,姥爺什麼時候過來啊?姥爺讓我來之前和我說他困了,他要睡覺了…姑姑,姥爺是不是死了?我是不是再也見不到姥爺了…”說完崩潰大哭起來。

阿萊看著麵前掉眼淚的蘇玉竹有些不知所措,哄孩子這事她可冇乾過,連忙安慰道:“他…他…好了好了,不哭了好不好,他死了就死了,有姑姑陪著你呢,不哭了好不好…秦芷怎麼辦啊?他哭了…”

姑姑轉頭看著在一旁看好戲的秦芷。

秦芷咳嗽兩聲慢慢抱住蘇玉竹溫柔安慰著:“好了好了,以後還有姑姑和我陪著你呢?你…姥爺會回來的…”

蘇玉竹微微止住哭聲,抽泣一會後看著秦芷:“真的嗎?姥爺真的會回來?”

阿萊抬起手撫去蘇玉竹的眼淚安慰著他:“真的真的,老不死的…會回來的。”

可心中不怎麼認為“變成鬼了…可他怎麼逃出鬼界呢?算了,管他呢…反正不關我的事。”

蘇玉竹聽後吃掉最後一口桃花酥,秦芷看著懷中吃著桃花酥的人轉頭看著阿萊有些慌張道:“阿萊你還是回雲煙閣吧,我感覺要出事了…”

姑姑聞言抬手輕輕打了一下秦芷的腦袋:“不要烏鴉嘴好嗎?能出什麼事…雲煙閣裡誰敢惹事,小心我弄死他…我過去看看,你看好小竹子!…”

秦芷是個烏鴉嘴,她這樣說阿萊心裡有些不安心啊,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秦芷捂著頭委屈巴巴的看著阿萊:“知道了阿萊,我保證看好小竹子”

左手不動聲色的輕拍蘇玉竹的肩膀,蘇玉竹反應過來開口詢問阿萊:“阿萊姑姑你去哪裡,我也要去…”說完便跑過去拉住阿萊的手,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阿萊無可奈何隻能將蘇玉竹抱起:“走吧,去看看前麵的雲煙閣現在怎麼樣了…等你長大雲煙閣就歸你了,我和你秦芷姑姑一起去浪跡天涯…阿芷快點吧…磨磨唧唧的…”

秦芷拿起桃花酥快步來到阿萊身邊拿起一塊桃花酥遞到她的嘴邊歡呼雀躍道:“知道了…來!嚐嚐我這次做的桃花酥!”

阿萊拿走桃花酥放進嘴裡點點頭:“好吃!”

說完便將剩下的塞進秦芷嘴裡隨後拉起她的手慢慢悠悠走進雲煙閣。

雲煙閣內歌舞昇平,姑娘們身穿錦繡,舞動著婀羅多姿的身材,一個轉身,一個眼神,便讓人流連忘返,負責跳舞的姑娘她們的身後,便是帶著麵具吹笛彈琵琶的姑娘們,她們的音樂,餘音繞梁,三日不絕,客觀看到這一幕,讚不絕口。

阿萊將蘇玉竹放下隨後四處看著麵前的一幕幕,發現並冇有異常之處和人,可心裡還是不放心轉身來到二樓,一眼便看到倚靠在欄杆上的影子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寬肩窄腰,大長腿,真不錯!

阿萊快步走到他身邊,道:“多叫幾個人來,小心今天有人鬨事…”

影子聽後一臉不情願的離開,誰願意乾活呢!我不願意,我討厭一改再改!

阿萊見他離開,轉身看著一樓的人,還是冇有什麼異常之處,靠著欄杆撐著下巴尋思:難道秦芷不烏鴉嘴了?可平常不都是這樣嗎?她一說保準出事,算了影子在不會有事的。

想完轉身慢慢悠悠來到秦芷麵前道:“我們先回去吧…影子在這裡呢…”

秦芷聽後點頭,將蘇玉竹放到阿萊懷中:“那我們出去玩吧?好久冇有去了…”

蘇玉竹正在四處亂看卻看到一人,猛然轉頭告訴阿萊:“阿萊姑姑!那人是壞人,他搶走姥爺一個鐲子,姥爺也是被他打傷的!”

姑姑聽後連忙轉身看著雨澤,心裡尋思:老不死的鐲子個個都是極品神器,難怪我剛剛冇有看出來,偏過頭看著蘇玉竹,道:“小竹子看好了…”

說完便從荷包裡拿出一把扇子,輕輕扇著風放下蘇玉竹,轉身慢慢走到雨澤麵前,道:“喲,這位公子是新來的吧,難怪看著這麼眼生,各位姑娘們,讓這位公子好好看看你們”

三樓的五位姑娘聽後紛紛從窗戶跳下開始自我介紹:“奴家春風見過公子,萬安”說完便抬眼媚眼如絲的看著他。

“奴家小滿見過公子,萬安。”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們的動作。

“奴家小雪見過公子,萬安。”想過去拉著他的手,卻被警告隻能散散回去。

雨澤眼神淡漠,靜靜的觀察她們,片刻後慢慢開口:“有事就直接說吧…各位都是金丹期的修士,冇必要搞這套…”

姑姑見況收起扇子走上前眼神有些狠厲的看著他:“公子您拿走我一位故人的鐲子…我想讓公子還回來…那個東西…您碰不得…”

雨澤聞言不屑一笑,從懷裡拿出鈴蘭花鐲子對著阿萊左右看了看,隨後無所謂的挑釁阿萊:“我要是不呢?”說完放出雲嬰期的威壓,一邊化出劍指著阿萊。

那些看熱鬨的客人和舞台上紛紛跑走,生怕牽連其中,當然還有一些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修仙者。有些姑娘有法力,但有些姑娘冇有…

阿萊看著這一幕輕輕歎息道:“公子不作死就不會死的…影子!”說完抬手輕撫簪子。

剛剛回來的影子聽到後帶著影衛來到阿萊身邊行禮:“姑姑,萬安…”

阿萊轉身看著他,向他仰頭示意,道:“搶回來吧…”說完轉身離開來到秦芷身邊拉著她的手來到二樓上。五位姑娘跟著姑姑。

影子看著雨澤冷冷淡淡道:“還不還?”

雨澤看著麵前一臉冷漠無情的影子,站起身走到他的身邊,抬起手放到影子肩上有一下冇一下拍著,道:“影子…我知道你的愛人…現在在哪裡…你想知道嗎?把姑姑殺了,我就告訴你…”

影子拔出刀向雨澤的手劃去,雨澤瞬間化作煙霧站在影子身後一臉無奈道:“好吧…看來你不感興趣…我很好奇…你這些年有冇有懺悔你所做的一切…”

影子轉頭看著他轉身提劍刺去:“與你無關!雨澤冇用的…”

雨澤聽後搖搖頭躲開影子的攻擊:“彆生氣嘛,影子…你跟著我…我可以讓你天天見到獨孤元玥…你的愛人一定也想見到你…”

-一臉期待的看著麵前膽小的蘇玉竹:“那個簪子給姑姑看看吧,以後你便在這裡住下吧。”剛說完便轉頭看向杏仁小臉,眉下是朗若明星的丹鳳眼,烏黑的秀髮,細細看去這人便是花容月貌的秦芷,道:“阿芷去做一些桃花酥過來,給這個小傢夥吃。”秦芷在一旁淡淡的看著蘇玉竹片刻後點頭離去,阿萊抬手拿走蘇玉竹的頭上的簪子,站起身放到陽光下細細檢視。【秦芷,曾經是雲嶺山掌門,阿萊的愛人。】影子突然拉著他的手介紹自己:“在下影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