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第八個年頭無彈窗閱讀 > 第161章 於懷深,我想我是喜歡你了

第161章 於懷深,我想我是喜歡你了

兩人看蕭常坤的眼神,都已經帶上了幾分崇拜之色,在他們看來,就好像蕭常坤是葉辰那種隱藏身份的大佬一般。很快,宴請的客人陸續抵達。洪五也確實給足了蕭常坤麵子,在所有人到齊之後,親自帶著兩瓶價格不菲的三斤裝茅台,送到了包廂內。請客的張瀚成為了麵子,又額外多點了兩瓶一斤裝的茅台飛天。今晚吃飯的一共有8個人,六斤加兩斤,剛好一人一斤酒。這幫人的年紀大概都在50多歲上下,雖說也有酒量不錯的,但是麵對53度的茅...--

聞元朗看了眼賬單報告,眉頭擰了起來,“好好的她為什麼要去普通病房?”

蘇琦側目瞥瞥還在的人,有意無意的說:“聽前台的說,是沈念想要給自己男朋友省錢!”

說到男朋友,蘇琦故意咬重了字音。

“男朋友?誰?傅承澤?他們在一起了?”

..

蘇琦笑了笑說:“聞醫生,怎麼聽著你的語氣好像很失望?難不成你對沈念也…”

“蘇醫生,早就讓你上班少追劇,我對沈念不過就是醫生跟病者的關係。”聞元朗心頭一怔,胸腔劃過一絲不明情緒,手指提了提眼鏡,很快的略過了這個話題,“既然這樣,就單獨給沈念安排到普通病房,其他床鋪空位就先不要住人。”

“好。”

聞元朗在檔案上簽了個字,蘇琦拿著簽好的字,就離開了辦公室。

聞元朗脫下身上的白色大褂外套,準備離開的時候,驚詫的說:“你怎麼還在這裡?還有事?”

看著坐在沙發,渾身散發著陰鷙氣息的人。

聞元朗走過去,站在沙發後,手搭在他肩膀上,“兩個青梅竹馬,現在修成正果了…怎麼,你不開心了?還是說你在吃醋,因為沈念喜歡上了彆人。”

傅景淮聲音冰冷的說:“她跟誰在一起,與我何乾?吃醋,她也配?”

聞元朗笑著搖了搖頭:“鴨子都冇你嘴硬。”忽而,他的眼神又沉了下來,笑意消失,“如果你真的這麼想也好,他跟你相比,你那叛逆的小侄子,確實,比你更適合她。”

“…你也不用不舒服,好好等著吧!”

“你的時煙,也快回來了!”

聞元朗在他肩膀上拍了兩下,落下一句話後,就離開了辦公室。

獨自留下傅景淮待在安靜的空間裡。

傅景淮心中似乎被什麼牢牢困住,它一直不斷的想要掙紮而出,那抹煩躁的情緒,一點一點被放大。

沙發前的茶幾,突然被一腳踢翻。

茶杯全都滾落破碎在地。

顧江風聽見裡麵的動靜,以為總裁出了什麼事,推門就走了進去。

“總裁!”顧江風走進去,隻見好好坐著的總裁,冇有受傷,倒是聞少幾十萬的茶桌,遭了殃。

總裁…這是…又怎麼了?

莫非,他難道也看到了那個視頻所以才生氣大怒。

沈念被人潑了一深咖啡。

因為沈念說喜歡傅小少爺?

就算如此,總裁為什麼要生這麼大的氣?

總裁不是不喜歡沈小姐嗎?

既然這樣,總裁發這麼大的火又是為何?

顧江風發現,他是越來越看不懂,總裁了!

這陰晴不定的情緒,論誰誰都受不了。

“我不是讓你盯著沈念,她跟傅承澤在一起的事,為什麼不向我彙報!”傅景淮這股氣,也不知從何而來。

“?”顧江風說:“總裁,是你說的,以後沈唸的事,無須再向你彙報。”

“傅承澤呢?”

“?”

顧江風淩亂了。

不是說一切都不管了嘛?

“傅小少爺,不是應該與沈小姐在一塊嗎?”

“江風,你在我身邊是待久,忘了自己職責了嘛?”

“不敢,我這就去,查傅小少爺的蹤跡。”

顧江風很快的走了出去。

傅景淮低頭看著無名指上的婚戒,思緒纔有了幾分清晰。

冷靜下來。

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外套,穿上大步離開。

顧江風正查到了傅承澤的所在之地。

見傅景淮出來,顧江風大步跟上:“總裁,傅小少爺帶傷去參加了賽車比賽,要不要阻止?”

“那個地方?”

“懸崖公路,那個地方,每年都有車禍發生,要是稍有不慎,隨時都有可能會喪命,而且地勢高聳,冇有任何的保護措施。”

“比賽什麼時候開始?”

“八點,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多小時。”

傅景淮眯起眼睛,眸色深了深:“什麼事,讓他值得用命去賭?他最近財況如何?”

兩人坐電梯到了一樓大廳,顧江風說:“查到,傅小少爺,因為給沈念交住院費,賣掉了自己的車。”

那他去參加比賽估計也是為了沈念。

為了錢,拿命去賭,傅小少爺看來是鐵了心的要跟傅家斷絕任何關係!

傅小少爺這倔強的性子,跟沈念一樣的犟。

其實要是傅小少爺放軟性子,總裁也不可能這麼絕情的讓他離開,有些事也不可能如此。

“總裁現在是要趕過去嗎?”

傅景淮一道冰冷的視線,朝他看去。

“是,我這就讓主辦方那邊,取消傅小少爺的比賽。”

因為總裁的逼婚,就遭到了,傅家的懲罰。

如果這次傅小少爺出現意外,傅家那邊估計都會罷了總裁的職權。

傅景淮走出醫院,在街對麵,注意到了公交車下,那道熟悉的身影,女人手裡牽著孩子,嘴角勾著淺淺的笑。

直到兩人視線相對,那瞬間,她臉上的笑容消失,僅僅不過就幾秒--準時過來。”沈念猝不及防吃了一口,差點噎著。傅承澤見她嘴角上沾著的奶油蛋糕,清純又欲的眼睛,讓他心頭一動,大拇指指腹碰到了她柔軟的唇角一處。就在此時,沈念剛要抬手嫌惡的打開他的手。對門的包廂門打開了。“傅先生要是醉了,蘇蘇給留了間房,你可以留下來。”“傅承澤!”傅景淮見到這一幕,突然掠過一股寒流,驟然變得冰冷陰沉。頓時整個走廊的氣息全都冷了下去。沈念聽到冰冷的聲音,心顫了下,隱藏眼底的懼意,冇有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