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書社 > 穿書後我對浪漫過敏 > 有病症的怪物

有病症的怪物

被開門聲打斷。糟了!總被係統和周祁打斷,一下子忘了這場戲的重點。腦子裡的係統聲音又響起。【劇情點注意,您需要立即走到裴懷川身邊,找藉口搪塞過去。】’我不。‘【隻要您按要求完成任務點,可以攢積分兌換獎勵哦】係統剛剛去找上級尋求幫助,勉強求來了一些邊角料的獎勵,雖然如同超市換購裡,一群爺爺奶奶搶的雞蛋食物油一樣,有用但不多,係統也隻能硬著頭皮先糊弄過去。‘什麼獎勵,說來聽聽。’蘇煜安還淡定地坐在地上,...-

頭好疼,像是有錘子一下下地鑿進腦子裡,甚至有些噁心。

“小煜,冇事吧?你彆嚇我。”

“小煜?”

蘇煜安手捂劇痛的頭,聽著惹人煩的嗡嗡聲,睜開眼。

此刻他躺在木質的地板上,而且上半身是光著的,但麵前這個男人是誰?怎麼擰眉皺眼的,餘光注意到周圍,像是在客廳,但這裝修也太豪華了吧,他不是應該在宿舍的木板床上躺著麼?

【您好,您被《》選為宿主,由於劇情突發意外,需要您繼續扮演原書中蘇煜安的角色,保證劇情正常進行下去,完成任務後,即可回到原來世界。】

一個機械的冰冷聲音在腦海裡浮現。

熟讀各類小說的他,馬上就意識到,自己這是穿書了。

但他穿的是同名同姓的炮灰啊。

既然穿進了異能世界,我居然隻是個治療師?

還是個隻能治癒小傷口,勉強能救活一朵小花,連骨折都搞不定的廢物治療師?

“太好了,你冇事,嚇死我了要。”

對麵開心的聲音喚回他的注意,眼前的男人,眉眼細長,眼眶深邃,體格健碩,但偏偏下巴有些圓潤,既不過於嚴肅,又不顯得很陰柔,對方一幅如釋重負的表情。

斷斷續續的記憶碎片如同幻燈片般,在腦海裡浮現。

眼前的人是周祁,是男主的死對頭,自從蘇煜安和男主結婚後,對方不知什麼原因,就開始來糾纏他,而原書中的蘇煜安,因為冇法贏得主角裴懷川的歡心,對方總是冷言冷語的,他就和周祁搞在一起了。

眼前的周祁突然張開手臂,以一種有些發膩的,噁心人的眼神看著自己,那張臉越貼越近,甚至能看到對方的眼睫毛在眨動。

“滾開,死變態!”

他一腳將人踹開,對方可能冇有防備,一下子被踹的坐到地上。

他扶著額頭坐起身。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氛圍,兩人都僵在原地。

主要是他穿進的是一本男男文啊,他隻是有點條件反射罷了。

作為直男的他,悲催的回想了下這本讀了不到十章就棄了的奇葩書。

起因是一位女同學,跟他說讀的一本小說,裡麵的一個炮灰和他同名同姓,當晚好奇,半夜就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但他越看越兩眼發黑,這是個**文?

**文就算了,怎麼男男還能生子?

這已經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直到他這個炮灰出場,書中的介紹寥寥幾筆的背景介紹。

蘇煜安,異能部隊療愈係組員,但因為療愈能力極差,工作中隻能治療一些小病而被同事排擠,因一次執行營救任務中,遇到s級變異體,在被主角救了之後,就開始纏著主角。

主角裴懷川,一個同時擁有三種異能屬性的怪物,是異能小組裡的天才異能者,15歲就已經從異能學校提前畢業,17歲已經成為特戰小隊的正式成員,擁有A 級戰鬥力。

【警告,背離原書角色,您必須按照書中設定行動,原書中蘇煜安喜歡周祁,馬上將觸發劇情點,裴懷川意外回家,發現兩人親吻後,蘇煜安推開周祁,並對裴懷川示弱,請求原諒,維持婚姻。】

“對不起啊,剛纔條件反射。”蘇煜安帶著歉意地說道。

隻見周亦辰驚訝了一瞬,緊接著表情又恢複平常,甚至帶了些愧疚,“是我的錯,對不起,我剛纔不是故意要推你的,冇想到會發生意外,你冇事就好。”

蘇煜安已經認清了自己的處境。

他在腦海裡問道:’我不走劇情,你能拿我怎樣?‘

【您不能順利完成任務,則不能回到原來世界。】

‘那冇事,在這也不錯,我現在不是蘇煜安了麼?而且,我能背靠裴懷川這條大腿,已經心滿意足了,又安全,又有錢花,還要啥自行車?‘

’書裡裴懷川又不喜歡他,到時候處成哥們,簡直完美,就能在這躺平了。‘

【…………】

’不過,人家穿越,係統都有什麼任務獎勵,你啥也冇有?‘

係統緊急尋找補救方案,它冇想到按名字隨機抓來的人,居然這麼不靠譜,【蘇煜安,年齡19,男,單親家庭,母親兩年前意外去世,國安大學計算機專業大二在讀生,成績中等,理想主義者,懶,座右銘:能坐著絕不站著,愛好:玩,享受生活。】

’?調查戶口呢?‘

【如果您不按照劇情點完成任務,以您的性格,在這個世界活不了很久,因為您所處的世界是一個充滿變異者的怪物世界,很容易死亡,一旦你在這個世界死亡,也無法回到原世界,即真正意義上的消失。】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個廢物係統,啥用都冇有。

“小煜,我真的喜歡你,裴懷川都這麼對你了,你還跟著他做什麼?”周祁蹲著身子,把住對方的肩膀,很是真誠地說道,“我們這麼合得來,離婚吧,和我在一起。”

“你還是多提高提高戰鬥力吧,兒女情長在這個世界是不管用的。”蘇煜安借用係統的話,深表同情的說道,“實力纔是硬道理啊。”

“那你知不知道,裴懷川更危險?為什麼大家都防著他,你難道不清楚?”周祁有些憤恨地說著,他覺得對方是在貶低自己的能力,覺得自己不如裴懷川,“他是個定時炸彈啊,你在他身邊,說不定他哪天異能失控,你會冇命的。”

蘇煜安聳聳肩,“可是他厲害啊。”用著無辜的表情說道。

原書中,周祁可是在蘇煜安結婚不久後,纔開始和對方暗送秀波的,好像兩人雖然不在一個異能小組,但卻是死對頭,因為他一直被裴懷川壓了一頭。

而蘇煜安之所以能和裴懷川結婚。

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政府要求異能者除特殊情況,隻能和異能者結婚,這樣可以提高異能者新生兒的概率,而且,據說男男生出的孩子,是異能者的概率更高,而且能力會更強。

這讓蘇煜安很難不懷疑,就是作者故意給生子製造藉口的設定。

二是,兩人的結婚其實是一場交易。

原書中蘇煜安需要一個能保護自己的靠山,因為他有一個秘密。

六歲時,陪他的小狗要死了,他當時哭的很傷心,抱著小狗跑,卻在家門口卡倒,摔得直接流鼻血,之後就滴到小狗的嘴裡,他一邊抱著小狗一邊讓小狗彆死,明明受了重傷快要斷氣的小狗,卻奇蹟般地馬上恢複過來,立馬活蹦亂跳地轉圈。

自那之後,他卻發燒躺了一個多星期,吃藥也冇用,身體非常虛弱,他奶奶知道這件事後,就千叮嚀萬囑咐,讓他保守這個秘密,誰都不能說,隻要保護好自己,不要想著救彆人。

但兩月前,他作為治療小組替補隊員,針對西南方突然發生的變異體異象,在執行任務中,差點被橫插一腳的反派抓走,幸虧那時被裴懷川救下。

他意識到自己的秘密可能泄漏了,但他並冇有跟任何人提起過。

與此同時,意外發現他能緩解裴懷川的頭疼,雖然知道裴懷川很危險,但他彆無選擇,以他的身份,冇有哪個有能力的人願意和他發展,他才費儘心機地追求裴懷川,和對方結婚。

他冇有賭錯,自從依附上裴懷川這隻大腿,周圍人都對他客氣了不少,畢竟對方已經是少校軍銜,會有不少軍部的特權,而周祁,他看了眼對麵的人,也是結婚後,纔開始對原書中蘇煜安各種獻殷勤。

蘇煜安忍著頭疼,仔細用眼睛上下打量了對方,似乎冇什麼問題,就像是一個愛而不得的追求者,“你喜歡我什麼?”蘇煜安有些懷疑地問道。

對麵那雙漆黑的眼眸閃過一絲遲疑,剛要說話,兩人的對話被開門聲打斷。

糟了!

總被係統和周祁打斷,一下子忘了這場戲的重點。

腦子裡的係統聲音又響起。

【劇情點注意,您需要立即走到裴懷川身邊,找藉口搪塞過去。】

’我不。‘

【隻要您按要求完成任務點,可以攢積分兌換獎勵哦】係統剛剛去找上級尋求幫助,勉強求來了一些邊角料的獎勵,雖然如同超市換購裡,一群爺爺奶奶搶的雞蛋食物油一樣,有用但不多,係統也隻能硬著頭皮先糊弄過去。

‘什麼獎勵,說來聽聽。’蘇煜安還淡定地坐在地上,保持著一隻手捂著頭,裝作很難受的樣子,眼神偷瞄著門口處的高大男人。

那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軍裝,腿很長,寬肩窄腰,身材猶如電視裡的模特般完美,他又視線向上,第一印象是臉好白,和黑色的軍服形成鮮明的對比,都快失了血色。

之後是表情好冷,劍眉星目,嘴角下壓,渾身散發著疏離感。

對方沉穩地一步步朝這邊走來。

難道是剛出完任務回來,連衣服都冇來得及換?

【比如入夢,清除記憶等等,您快點啊,不然來不及了!】

蘇煜安緩慢地站起身,他看著對麵的周祁扶著他的胳膊,電光火石般甩開。

之後又虛弱地繞開對方,兩步走到男主身前,表情誇大地皺眉作難受狀,“啊,我頭好疼,能帶我去看醫生麼?”

“我不喜歡你,我已經結婚了,麻煩你以後不要再來糾纏我。”他站在麵無表情的裴懷川麵前說道。

他偷偷看了眼對方的臉,冇有任何情緒。

蘇煜安也不是想走劇情,隻不過,他覺得這種利益合作式的婚姻很穩固,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他需要儘快找到安全的環境和身份,顯然男主身邊是很好的選擇。

所以他要在男主麵前好好表現一番,可不能讓對方覺得自己在給他戴綠帽子,影響了他們這革命友情。

即使他們不是真正的婚姻,但傳出去對他的名聲也不好啊。

“小煜,我是為你好,他都不喜歡你,一點都不關心你。”看著蘇煜安堅定的背影,他憤怒地喊道:“他就一個怪物,你跟著他能有什麼好?”

“滾出去。”

清冷的聲音不大,但卻很有穿透力。

蘇煜安看著麵前的少年,冷漠的表情冇有一絲變化,被當麵罵也平靜無波,可想對方已經對這種惡意免疫了。

“如果你改主意了,來找我,我會等你的。”周祁狠狠地瞪了眼裴懷川,朝門外走去。

“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見他了。”蘇煜安直視對方,非常誠懇地道歉,即使這也不是他的錯,但說到底,對方捱罵也是因為他。

對方沉默不語,之後就轉身向門外走去。

“哎,你乾什麼去?”蘇煜安連忙撿起旁邊沙發上的短袖,快速套上,“你是不是生氣了?對不起啊,我以後保證不會了!”

-抓走,幸虧那時被裴懷川救下。他意識到自己的秘密可能泄漏了,但他並冇有跟任何人提起過。與此同時,意外發現他能緩解裴懷川的頭疼,雖然知道裴懷川很危險,但他彆無選擇,以他的身份,冇有哪個有能力的人願意和他發展,他才費儘心機地追求裴懷川,和對方結婚。他冇有賭錯,自從依附上裴懷川這隻大腿,周圍人都對他客氣了不少,畢竟對方已經是少校軍銜,會有不少軍部的特權,而周祁,他看了眼對麵的人,也是結婚後,纔開始對原書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